QQQQ

我们

不用戴面具的

不用担心对方心情的

没有隐瞒

但性格又不同的我们

喜好相似的我们

彼此爱着的我们

永远

永远

在一起

没有利益的纠葛

不用保持形象

都不是完美的人

都知道对方的任性

都知道对方有多坏

也会争吵

也有意见不合

但心从没分离

也会分开

但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

彼此爱着

分离便不会完整

对彼此拥有无限的耐心

我们永远

永远在一起

埋葬伞束

他死了


身体被野兽般的邪恶与未知撕咬蚕食殆尽


这不是比喻


全程他的意识都很清醒


但他知道自己在仪式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很疼


像他这辈子总是感觉的那样


他不后悔


他的眼睛努力的睁的很大


里面反射出灰暗的下着雨的天空


周围黑色的影子在这块灰色的天空周围围成一圈


像一个绝望的花环


像这个世界献给自己最后的仁慈


他不是好人


像是那些传奇的小说中必然出现的设定一样


他出身黑社会


他的父亲,上一代的老大


像传承王冠一般


在他童年时便早早撒手归西


他接手了这个肮脏的权杖


像一只年轻的雄狮


聪慧,有力


他不择手段


他狠毒无情


一次次拔起从前未能被处理的毒瘤


他的势力如同树根般延伸出去


血液将他破旧的披风染成红色


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他沾染上的习惯越来越多


他习惯与他一起抽烟


但每次点上没一会就会掐灭


他习惯在她来时藏一支手枪


同时检查她的手枪是否能够随时使用


他习惯在休息日的雨天


一个人开车出去


他从不带伞


他习惯在雨天


去父亲的坟前,埋下一颗花种


他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密


他挡在所有人的身前


但子弹依旧会穿过他的身体


带着他的血液贯穿他要保护的人


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他的身后全是血迹


有他所爱的人的,他所恨的人的


也有他自己的


雨下大了


但冲不淡那些血痕


他感觉很冷


第一次的


他想找一个躲雨的地方


同时他也很清楚


他不可能能找到了


就算找到了


他也不会去


他是那种会在下雨天把雨伞护在身下的人


非常傻


也非常没有意义


他是一柄想遮住风雨的枪


所以他注定会被腐蚀


注定腐烂在土地里


他知道


但他仍会去选择承担风雨


他习惯一个人在抽烟时把点燃没一会的烟掐灭


他习惯一个人在办公室把一支枪藏没人知道在哪的地方


他习惯一个人去面对暴雨


很痛,很冷


想哭,但是不能


他的意识在清晰里被撕裂,粉碎,混合


一把落满白色花瓣的伞从远处飘来


最终停在了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上


花瓣遮住了他的伤痕


也挡住了打在他身上的雨滴










to      you

致生命

春天的花吹落了

琥珀里凝结了时光

为此歌唱吧歌唱吧

你应被所爱

羽翼庇护你的心

愿温暖聚集于一点

你被爱着

深深的爱着

海潮冲过你的思绪

用你的方式飞翔

因为你被爱着

月光如此美丽

风儿抚平你的沉痛

愿世界待你温柔

因为你值得被爱

因为你被深深的爱着

在遥远的地平线那边

纸船漂洋过海

就算我们再一次离开

我们依旧会爱你

我们依旧会祈祷

为你的前路祝福

那美好如此绚丽

因为你应当被爱

你被深深的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