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Q

是黑猫还是白猫?

白猫是一只可爱乖巧机灵的小猫咪,它的脖子和尾巴上分别系着蓝色的丝带,和其它所有小猫一样,它有柔软的毛发和一对放光的眼睛,虽然它的眼白是黑色的,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可爱。

记住,白猫只是一只无害的白色猫咪。

以下是手册记录

1、众所周知,白猫是一只白色的猫咪,但如果有人认为猫咪不是白色,请不要与对方争论,也不要试图确认猫咪是否为白色,立刻离开现场

2、如果发现有人在为猫咪的颜色争吵,请不要做出任何行动,立刻离开并告知相关人员处理。

3、你可以抚摸猫咪,如果感觉到灼烧感或觉得自己变成了灰烬,请不要感到奇怪,这是正常现象

4、不要在争论猫咪黑白时提起奶牛,如果提起,则不要确认猫咪的颜色,立刻驱散房间内人员

5、如果你认为猫咪不是白色并为之困扰,你可以求助心理咨询人员

6、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解开猫咪脖子和尾巴上的蓝色丝带

7、不必给猫咪投喂零食,因为猫咪没有嘴

8、猫咪不会说话,也不会笑,如果看见猫咪在笑或是在与猫咪独处时听见笑声,请直视猫咪,不要回头,确保猫咪在你的视线范围内直到离开房间

9、不要一直盯着猫咪的眼睛看,如果感到不适,可以寻求心理咨询人员的帮助

10、如果发现猫咪脖子上或尾巴上没有丝带,请立刻离开房间并寻求相关人员的帮助

11、白猫是一只白色的,无害的小猫咪

12、它确实很可爱,但是我们有时总会觉得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13、我不明白那位员工是怎么想的,这明明是只阴阳脸的猫,他却坚持说这是一只黑花猫!最后谁过来提了一句奶牛猫,最后猫的颜色变的乱七八糟的。(批注:白猫明明是一只白色的猫!大家都知道!)

14、我偶尔会听见奇怪的笑声在房间里回响,我找不到声音的源头,但是我总觉得猫一直在盯着我看

15、说起来有时候我总觉得这只猫在笑,柴郡猫一样的咧着嘴,但那一定是我眼花了,它可是只连嘴都没有的小猫咪啊

16、有一次我发现一个人解开了猫咪尾巴上的丝带,工作人员立刻就赶来了,被赶走以前,我看见猫咪的尾巴像散开了似的,变大了很多,不再是一条了。

17、小猫咪真可爱,身体柔软的像液体一样,能伸的那样长,整整盘了柱子三圈呢,对了,我还看见猫咪的爪子从房间这边一直伸到了那边,不过没一会就有工作人员来了,可能是因为猫咪脖子上的丝带没了的缘故吧

18、

19、那之后的惨状我仍铭记于心,我从刚开始就觉得,它不是猫,绝对不是猫,但是没人相信我,我也逐渐开始怀疑,直到那天我看见那只猫诡异的微笑着,地上是一副血肉模糊的尸体,那是我的同事,被撕去了手足,挖去了眼球,骨头七零八落的......我们将被藏在房间角落各处的尸体残片收集起来埋葬了,但我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眼睛。

20、我们参与了那一次的紧急处理,那只畜牲已经没了蓝丝带的限制,它的身形逐渐变得飘忽,尾巴像火焰一样燃烧着,它的脸上时而是一张长满尖齿的嘴,时而是无数黑色眼白的眼睛,时而是一张恐怖的微笑,它身上的花纹也在变换着,黑白色胡乱的扭动,爬行,组合,它能让我们的思想“燃烧”,它会从各个时间各个空间发动攻击,如果被“火焰”燃烧成白色,就会变成它的傀儡。手握蓝丝带,带着她的发丝,我们不能退却

21、它竖起第二对耳朵,像王冠,它是最高贵最美丽最仁慈的,它会被所有人所爱,它随欲望而行动,所有人都会如它所料,如它所愿

22、请再次记住,白猫只是一只白色的,不会伤害人的小猫咪

佳人已逝

繁花如斯

有佳人如此期许于吾

如此信仰于吾

灯火辉煌

然佳人已逝

世界已空

只有悔恨

无语于灰烬的钟声

高塔日落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骑士


像每个骑士那样


我有一个公主需要去拯救


但是我没有剑,没有马,没有铠甲


只有一根树枝和一身布衣


临行前没有人送别


所有人都叹息,认为我会曝尸荒野


我走了一天一夜来到王国外的森林


在篝火旁收到一只鸽子的信


是我的公主


“我在塔上等待你的到来”


“希望你来带我走,我未来的王”


信上附带了一枝白百合


我取下它,小心的保存


我的公主像这朵百合一样


她散发着光辉,指引我前进


我从村子的铁匠那里挣来了剑和铠甲


我从森林深处捕捉到了独角兽


我为深受怪物困扰的小镇带来安宁


我为受难的女孩杀掉强盗


游历的女巫青睐我,教会我魔法


教堂的圣女认可我,给予我祝福


女巫向我伸出手,邀请我与她一同探寻真理


圣女拥抱我倾诉,希望我能带她远走旅行


但是我拒绝了


我的公主在等着我,我的白百合花深埋在我的胸口


我继续前进


石缝的小矮人嘲笑我,为我指路


在最后一个城镇的中央


有一群逍遥的贵族


他们拿着啤酒,把金币扔进喷泉里


他们看见我,露出不屑的表情


“公主被强大的怪物看守着,而我们轻易打败过红色的龙”


“可怜的骑士啊,你拥有的只不过是柴火那样的四肢和劣质的铁皮套,这必将是一条无果的道路”


我没有理会他们,因为我的公主就在眼前


我穿过护城的河流


眼前是大理石的高塔


我的公主就在塔尖


独眼巨人的石锤阻挡不了我的剑


恶魔的火焰穿不过我的铠甲


最后一扇门立在我的面前


门的另一边就是我的公主


我的心脏同百合一同颤动


好像她与我一同呼吸


我打开门,我的公主躺在那里


我的公主躺在冰冷的砖石上,她脸色苍白,胸口上插着一把明亮的剑


我取出胸口的白百合,百合早已枯萎


我看着桌上写了一半的信


带着她余温的笔边是一个熟悉的日期


那是我出发的第二天


公主被红龙看守在大理石的高塔里


我在塔的远处寻到了龙的尸骨


我屠杀了城镇里的贵族


柴火那样的四肢不断的燃烧


我不知去往何处


我回到了出发的城镇


每个人都会谈论这个没有公主的骑士


因为没有公主的骑士不能成为王


女巫说,你可以成为我的王,我们会一同前行


圣女说,我可以代替你的公主,我们一起走上王座


我不语,只有叹息


多年后我戴上了我的王冠


我成为了王,但我没有王后也没有子民


我踏着烧焦的大地回到了她的身边


我为她戴上戒指,为她戴上冠冕


我的公主已经逝去


我将她的愿望一一列举


我坐在她的身侧,看着新一轮的落日





罪人

罪人拥有美丽的脸

和优雅的身姿

像每个童话的小精灵那样

雌雄莫辨

扇动着透明璀璨的翅膀

眼睛像湖泊和钻石一样闪烁

“它们很聪明,也很强大。”

那纤弱的胳膊可以搬起巨石

白皙皮肤下的骨头比钢还要坚硬

“不论多复杂的机械,多强大的魔法,它们都能学会。”

“它们的数量永远都在难以控制的增加。”

“它们有时会规定道德和善恶,但终究只是拿来游戏而已,当它们带着好奇的微笑去接近你时,它们甚至是满心愉快的。”

“因为它们有欲望,无尽的欲望,欲望让它们强大,而私心让它们可怕。”

“就连它们自己的痛苦都是它们自己造成的,罪人们的罪就是创造所有人的地狱和自己的天堂。”


命运

来吧

用我的眼睛去看向那里

看向阴谋与诡计的战场

我的瞳孔是星球与彼方

若是意志存在

灵魂不会等待消亡

来吧

让死亡扼住远方的喉咙

一个没有名字的存在

无人知晓的渺小的存在

将告诉傲慢的人们

祂的存在的力量

用时间来证明

那些挥洒在土地上的燃烧的红色

这份诚挚是何人在守护

那漫长时光累积成的长河

尽头是怎样的辉光

来吧

就让你们信仰的主来制裁

制裁你们沾满鲜血的双手

与被污秽蒙蔽的双眼!

最后用那张载满谎言的嘴告诉我

头顶皇冠的是何人!

影落

“你看见了什么?”

阳光如轻纱般笼罩着,樱花树下,蓝发的男子浅笑着,粉白的花瓣吹落在他的衣袍上,如画。

“我看见了一个影子。”

我用手托着头,看着他,又好像是在越过他看另一个人,一个金发的男人,穿越了漫长的时光,身后是血,身前是光,他前进的尽头是一个女孩,一个白发的女孩,她站在光里,如此的遥不可及。

“你看见的,是我,还是他?”

男子拿起茶盏放在我的手边,一朵樱花悠然的漂浮在碧绿的茶水上,我注视着那灿烂的绿色,那让我想起了他的双眼。

我再抬头看向男子,这次,看见了漫天的白鸽,火焰,紧接着,是蓝天和白云,阳光像剑一样直射下来,投射在他身上。

他身披铠甲,像个英雄。

“是你。”

男子的眼睛如鹅卵石那般温润,又泛着宝石那样的奢华。

眼前人和他是不一样的,我很清楚。

“旅者,你说你去过许多的世界。”

他姿态优雅,举止得体,他的头发像是小溪混着大海的流水,波光粼粼。

“他所在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

我望向他的身后,舞台是红色的,聚光灯已经被全部打碎了,只剩一个石制的墓碑立在中央。

墓碑上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留下,随风而来的樱花,正层层叠叠的飘落在墓碑的周围。

墓志铭太短,而此生太长

舞台上戏角无数,唯一的自我却存在于谢幕之后

“......他所在的世界,像纸飞机。”

一架并不是那么完美的纸飞机,飞机刚起飞的时候掉在了地上,但它会一次再一次的起飞。

巨大的光之树上,无数的树枝分叉,延展,无数的道路从树上散开,金色的辉光照的人睁不开眼。

最后,这棵树逐渐变成了眼前的樱花树,而那个站在树前的男人的身影与眼前人的影子逐渐重合。

我摇摇头,端起了茶杯。

他平静的注视着我,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我的眼睛。

在那里倒映着的人,正与外来的旅者一同坐在樱花树下。

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刻。





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

我叫若里奥,是脑叶公司的员工之一。

世界之翼,一个人人做梦都想加入的地方,但我来到这个“能源”公司的第一天就明白,这绝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能源公司

但是那又如何呢,我们还有哪里可以去,在这里,至少我们的家人还能获得最后的慰籍

不会,不会再更坏了

第一天,我被发配的工作是———殴打一个漂浮的十字架骷髅。

很奇怪,非常奇怪,但我没有选择

我照着员工手册打压这个异常的物体,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的漂浮着

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渐渐的,我开始厌恶这种行为。一种莫名的来自内心的愧疚延伸着。之后的好几天,我的工作结果都是差

这样下去我会被辞退吗?我很不安,但又无可奈何

......

......

时间就这样流去,但我总有一种感觉,感觉这里的时间根本没有流动过

我并没有被辞退,主管很相信他的员工们,他的才华足以应对每一个我所见过的异想体。

在离开了一罪与百善的工作间后,我还陆续参与了许多异想体的工作,甚至还经历了许多次的考验,事到如今,我已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三级员工了

一天,主管把我调到了安保部,那个部门一直都很死气沉沉,每个人都没什么干劲,这一点倒是和我很般配。

在那里,我开始单独管理一个名为“亡蝶葬仪”的HE级异想体

拥有正义感而缺少勇气,据说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管理好亡蝶葬仪

我的主管从一开始训练我就是为了让我单独管理这个麻烦的异想体

这是公司第一个危险等级为HE的异想体,稍有管理不当,我很可能就会死在收容间里吧

但是没什么可抱怨的

因为我缺乏面对危险的勇气,主管派了一名四级员工与我一同在安保部工作

“Hi,又见面啦,从今天开始,我会负责处理一切战斗任务,不用担心,我的战斗经验可是非常丰富的!”

我看见了他头上与我同款的荆棘发饰,看来是和我同批的员工,我们应该在一起长期工作过,但我对他却没有什么印象

那是个棕发的男孩,头发剃的短短的一层,但头顶却夸张的顶着两撮毛。他总是瞪大那双星星眼,用一种极度自信的表情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很乐观,也很强大,就是......有点吵。

安保部生活也依然顺利,“亡蝶葬仪”对我的工作表现的十分配合,那个男孩也总是能及时的处理掉一切考验的怪物

我们的相处,不温不火。随时都要死掉的人们,哪里有时间去玩感情的游戏呢

第二天,安保部多出了一个叫“冰雪女皇”的HE级异想体,为了应对冰雪女皇的冰冻,安保部必须有一位勇气高的员工作为救援人员留守,不用想,留守的自然是那个勇气自信爆棚的家伙

由于人手不足,主管告诉我,让我试着去同时管理两位异想体

“冰雪女皇”的收容室不似“亡蝶葬仪”那样寂静,刚打开门,暴风雪就迎面吹了过来

很冷。但是没关系。

我极力冷静的观察着这位美丽,庄严的女皇,并将细节记录下来。

第一次的工作结果是良,不是很糟,看来我可以胜任两位异想体的管理工作

但是临走之前,那位威严的女皇俯下身来,亲吻了我。

很冷。非常的冷。

我不明白为什么,但在我眼前的事物都开始变的让人憎恶

这都是错觉,是异想体的花招,我是很明白的

于是我若无其事的回到了休息室,但寒冷依旧没有消散。

“怎么了?看你脸色不是很好,要不要通知主管......”

“不用。”

我生硬的拒绝了那个烦人的话唠

像这种天真的人,一定没有经历过大的苦难吧。在这个世界,如果不能硬下心来,只会把一切都搞砸。

只需要一个人就好,这样才是最轻松的,我只是一个棋子,只需要服从主管的命令

下午,我再一次开始了对冰雪女皇的洞察工作。

冷,好冷......

寒风不曾停止,当工作的结果出来时,那位女皇再一次俯下身来

我挪动不了我的手,我的身体各处开始结出冰晶,风雪逐渐摧毁了我的意识

好困,好冷。

我或许要死在这里了。

但是这一刻,我想不起任何美好的东西。

我的家人已经被我遗忘,我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事物。在这种世界上,人活着,只是为了一口食物,一个金币。每个人都是独自的活着。

这很合理,也无可奈何。

我睡了过去。

梦里是白色的雪与蓝色的宫殿,我独自走在雪原,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我正在越走越远......

越走越远......

梦境突然碎裂,我好似看见了鲜花与绿叶齐放的春天。

“你没事吧!”

是那个话唠的家伙,应该说,果然是他,毕竟安保部除了自己以外的员工只有他一位

“哇,摸着像冰块一样......这样会感冒的,我们先出去吧。”

那之后,他带着我走出了收容间,我隐约记得,那个风雪永不停息的房间,在那时是如此温暖。

后来我得知,主管在发现我被冻住之后就第一时间叫人前去救援,而我的话唠同事也不负众望的赢得了决斗

我知道了那位同事的名字,马克西姆。在救援结束后,我们都获得了冰雪女皇的印记

我捧着热咖啡,摸着脸上的冰晶,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原来过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吗?!”他懊恼的摸着头

“我可是记得你的名字哦,若里奥。”他的眼睛闪着星星

这样的感情,原本是不应该的,在这个谁都保护不了谁的地方,我们只能彼此拖累对方

但他再也没离开过,而我也越发的了解他。那样的一个天真的家伙,竟然是一位科学家,而且还懂得很多实用的知识。他总是对我讲述许多关于科研和异想体的事情,我插不上话,只是默默的听着。当有考验出现时,他总是说着“你就安心在这里待着,交给我处理就好!”然后只身前往异常地点。我知道一个五级员工的战斗力有多么强,但是每当他出去的时候,我总是很紧张。而每当他带着一身血迹回来,我又会很高兴。

这样平静的生活究竟能持续多久呢?我常常思考,而结果总是让人痛心。

在这段时间里,我总是会想起一罪与百善,我在心中向它祈祷,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再久一点,尽管我清楚的明白这没有任何作用

那天,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只巨大的,满身伤痕的蓝色的狼冲进了休息室,它杀死了很多人,我的胳膊断掉了,我的下体找不到了,我的眼睛瞎了一只,我从模糊的视野里看见那个星星眼的男孩的残躯躺在血坑里,我想喊叫,我想哭,主管!发生了什么!主管!为什么......

“吗......科......西......”

我喊着他的名字,血混着音节冒出气泡,我挣扎着向他爬去,昏天地暗。


咋说呢,玩脑叶之前因为不会然后退了,玩废墟又重振雄风。

然后开的新档莫名磕起糖来了呃啊啊啊啊啊啊,若里奥是从第一天开始就练起来为了管蝶哥的,她勇气只有二,就很脆,然后为了防止她被考验打暴毙给保安部加了一个三级勇气四的,也就是马克西姆。然后冰雪婚姻介绍所来了,愉快的,把这俩,搞在了一起!!!!!自那以后我就没动过它俩!!!这游戏我竟然能磕!!!!

由上到下

如果我挣脱锁链

像一只白鸟跃向空中

翅膀会短暂的飞翔

时间在停滞的叹息后

携我而下

带着川流与黄沙

坠入土壤的硬壳

散开了

炸开了

成为一朵烟花

最后留下一团斑斓的墨点

伴随着混浊与残渣

我的生命轻微的跳动着

流淌

流向世界

流向人群的河

流向那一双双装着情感的眼

与泪水混合

交融

静静的干涸

我们

不用戴面具的

不用担心对方心情的

没有隐瞒

但性格又不同的我们

喜好相似的我们

彼此爱着的我们

永远

永远

在一起

没有利益的纠葛

不用保持形象

都不是完美的人

都知道对方的任性

都知道对方有多坏

也会争吵

也有意见不合

但心从没分离

也会分开

但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

彼此爱着

分离便不会完整

对彼此拥有无限的耐心

我们永远

永远在一起